欢迎访问【运城党建网】网站!
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党建网 > 河东先锋 > 党员风采 >

最美中国人:李丽珠

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31日     点击率:

  人物简介

  李丽珠

  女,54岁,山西省太原市红十字托老中心主任,太原市精神病医院老年科主任。曾获得“全国先进工作者”“全国医药卫生系统先进个人”“全国十大社会公益之星”“全国优秀公益人物”“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”“山西省三八红旗手”等荣誉。

  “李主任、李主任……”2015年12月22日7点35分,李丽珠刚到办公室,包还没放下,一位老人就喊着跑了进来,说要告诉她一点秘密。“嗯,拿错了。嗯,是个好孩子,真不错。”老人手舞足蹈地说着,却语无伦次。李丽珠连忙搀扶着老人让其坐到沙发上,接着放缓语速轻声说:“不急,咱慢慢说!”

  这位老人叫邢上成,在太原市红十字托老中心已经住院一年多了,因患有阿尔茨海默症,老人常常词不达意、行为失常。老人的秘密说了一年,李丽珠仍没有听懂。但她很高兴,因为她知道,住在这里的老人没把她当外人,所以才总会追着她唠叨。

  像邢上成这样的老人,在托老中心里比比皆是。身为中心主任,李丽珠每天面对的正是这样一群患有不同程度痴呆、精神障碍的老人,冲动、伤人、毁物等行为时有发生。除了应付这些突发情况,李丽珠和“战友”们还要照顾好老人的衣食起居,治疗高血压、心脑血管疾病等基础病,哄着吃药,抱着睡觉。

  托老中心就是老人们的家,他们最听“家长”李丽珠的话,有好吃的抢着给她,有小情绪也都愿来找她。

  2000年10月,依托太原市精神病医院,李丽珠在全国开创先河——成立了山西省太原市红十字托老中心。托老中心针对高龄、病残、失智、失能老人,特别是老年精神障碍、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进行持续的医疗护理,长期的生活照料,填补了我国养老机构无医疗服务的空白。

  李丽珠说:“这辈子我只干了这一件事,就是让这些失能、失智老人晚年生活得更有尊严。”

  “这些失能失智老人更需要关怀”

  2015年12月22日,正逢冬至。不到中午,托老中心的厨房就飘出了饺子的香味。这天中午李丽珠没有回家,有些老人腿脚不便,子女又不在身边,她得照顾他们。

  11点45分,李丽珠站起身拎起搭在椅背上的一件红色毛衣披在身上,对着镜子整理好衣领,捋了捋两鬓的头发,才出了门。工作多年来,一直在医护基层与患者打交道,李丽珠目睹了太多的生老病死,爱美的她一直喜欢给自己的身上添一抹红。她说,红色会让患者看到希望,也好时刻提醒自己,用微笑面对每一个看到自己的人。

  一出门,她遇上了刚从食堂出来的老人吴佩佩(化名)。见李丽珠迎面走来,吴佩佩把头缩进了衣领,端着饭盒站在原地。李丽珠几个箭步,刚想迎上去和老人说话,吴佩佩却扭头就走,脚步越来越快,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:“别抢我饺子,讨厌!讨厌!”

  李丽珠只能站在原地,大声说:“我不抢、不抢,你慢点走,饺子掉到地上可就不能吃了!”连哄带骗,吴佩佩在小跑了二三十米后终于放慢了脚步,斜着眼回头偷瞄了李丽珠一眼,确定她没有跟上来,才捂着饭盒回了宿舍。

  在托老中心,像吴佩佩这样的老人,状态还算说得过去的——不发病的时候能自己吃饭、睡觉,能够表达自己的要求。“虽然在言辞、行为上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,但只要尽量依顺她,一般不会闹情绪,孩子不也是这样嘛!”李丽珠一边走一边对记者说。

  患有老年精神障碍、阿尔茨海默病(老年痴呆症)的老人虽然属于精神科范畴,但并不属于精神病人,所以不应该封闭式管理。然而,当老人发病时,轻则毁物,重则伤人,家庭照料往往难以为继。李丽珠的托老中心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,它将“医养结合、爱心护理、临终关怀”相结合,为这些特殊的老人提供了一份关爱。“这些失能失智老人更需要关怀。”目前,在托老中心共住着90多位这样的老人。

  李丽珠做得越好,慕名而来的老人就越多。李丽珠坦言,如今托老中心一间18平方米的房间,有时候得安排三到四名老人,二十多间病房已经住得满满当当。“不少患者家属找上门来,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李丽珠无奈地摇摇头。

  “我不能辜负他们”

  刚上二楼,李丽珠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段大爷,便迎上去打招呼。见李丽珠旁边有生人,老人眼神躲闪着退了几步,站在墙角不肯说话。老人患病后,已经十多年不和陌生人说话。刚住院时,李丽珠为了老人能开口讲话,整天整天地陪在老人身边。老人不搭理她,李丽珠就不停地尝试和他互动。一次洗澡时,老人因为发病,竟一个巴掌甩在李丽珠的脸上。李丽珠非但没有生气,还心平气和地继续给老人洗澡。“时间久了,或许是被打动了,段大爷终于开始和李主任说话了!”旁边的护工说。

  李丽珠走进二楼把角的一个房间,躺在床上的刘大妈立即坐起身来,用不怎么清晰的语调叫她:“过来!过来!”然后,她弯下身子,从床下的纸箱里掏出两瓶橘子罐头,一把塞进李丽珠手里,努力地挤出几个字:“吃!你——吃!”

  护工王拉琴向李丽珠“告状”,称老人闹情绪,怎么哄也不肯吃饺子。“刘阿姨,怎么了?饺子不好吃还是不舒服了?”老人竟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。李丽珠立刻明白了,安慰老人道:“想儿子了吧!孩子这不是忙嘛,我们在一样呀!”李丽珠坐在床边,将老人揽在怀里不停地劝她:“等到过年,孩子就回来了!”老人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眉开眼笑地拿起勺子吃起了饺子……

  王拉琴今年53岁,在托老中心工作已经有3个年头。她说,“李主任”这3个字就是把万能钥匙。院里的哪个老人想不开或者不听话,只要搬出“李主任”,老人们都会心悦诚服。李丽珠把老人们当作亲人,老人们也把李丽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有的老人甚至把存款、保险都交给李丽珠保管。“这些老人在生命的弥留之际,把自己交给了我,我不能辜负他们!”李丽珠说。

  “让每位老人有尊严地走完一生”

  事实上,这件如今看来熠熠生辉的好事,一路走下来却并不那么顺利。除了别人看到的苦累,李丽珠还承受了不小的压力。

  2000年年底,山西省太原市精神病医院决定成立老年科——山西省太原市红十字托老中心。李丽珠受命领着5个人,借款80万元盖起了这座四合院。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,李丽珠凭着爱岗敬业的精神,一头扎进从保姆式照料走向专业化护理的创新探索工作。为了保证这些特殊的危重老人能够得到及时救治,李丽珠还组建了重症监护病房(ICU),积极开展躯体疾病伴发精神障碍患者的治疗护理。全科的医学服务,填补了精神病医院50年无ICU科室的空白。她改革了护士弹性排班制,使老年科成为没有节假日的科室。她在科室开设了“关怀室”,提供安息护理服务,把临终老年人安置在值班室旁的一间病房,并配备最好的设施、医生和护士,帮助老年病人消除心理冲突,弥合人际关系,实现特殊心愿,让老人平静地告别人世……“当时并不知道这是‘医养结合’,也没有这个概念。相反,托老中心既不是医疗机构,又不是完全的养老机构,没有明确的身份,走得很艰难。”李丽珠说。

  直到2013年,国家明确提出“医养结合”,将托老中心正式规范化,他们才算是熬出了头。李丽珠清晰地记得:“那天我站在街边,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呐喊,我觉得过去所有的付出都值了!”

  今年,托老中心被确定为全国“医养结合”的范本,并在全国试点推广,青岛、海南等城市纷纷派人来取经。李丽珠自豪地说:“十几年的坚守,我们终于获得了肯定。”

  从业29年间,李丽珠有很多机会离开护理岗位,去做管理工作或者“护改医”,但她都放弃了。到老年科之前,曾经有人劝她:“伺候老年人又脏又累,也没有高升的机会,你可要想好了!”她平静地回答:“选择护士职业,从事老年护理工作,能让老年人舒心、愉悦、有尊严地走完人生,我就有自豪感、成就感和价值感。”

  李丽珠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去了南方工作,几次劝母亲别再辛苦,去南方定居,却每次都被李丽珠拒绝。她说:“每个人都会老,包括我也会,我不希望自己在古稀年迈时被人嫌弃。这些老人的今天或许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明天,我必须让每位老人有尊严地走完一生!”

  在李丽珠的电脑里,有一个文件夹是她最不愿打开的。里面保存的是她这些年来和老人们一起拍的照片:推着老人逛公园、带老人游晋祠、为老人理发……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历历在目的故事,只可惜如今故事里的很多人都已经不在了。

  15年来,托老中心前前后后住进了3000多位老人,李丽珠曾为233位老人擦洗身体,穿上寿衣,送终。

  记者手记

  对母亲,她满怀愧疚

  李丽珠告诉记者,她照顾了那么多老人,却对与自己最亲的老人满怀愧疚。提起这件事,她的眼泪就止不住。

  去年5月,李丽珠的母亲去世。母亲出殡当天,她哭得泣不成声——因工作太忙,她只有周末才能抽出点时间照顾母亲。第二天,她又回到托老中心。“这恐怕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了!我对母亲很愧疚……或许只有尽力照顾好托老中心的其他老人,才能有一丝安慰。”

  当养老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社会话题,李丽珠当年做出的尝试显得愈加重要,她十多年来的坚持付出显得愈加珍贵。“老有所依,老有所养”是人们最朴素的愿望,忙碌了一辈子的老人理应得到社会的尊敬和照顾,除了各种社会保障机制的跟进,我们更需像李丽珠这样的人,为了老人愿意全身心付出的人。

下一篇:郭秀琴大山深处播绿人 上一篇:没有了

晋公网安备 14080202000222号